涉藏联谊会

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卓玛在线 西藏旅游 西藏图库 涉藏网群 西藏联谊会 时政法律 西藏经济 西藏文化 西藏人物 西藏时评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援藏工作
您的位置:主页 > 卓玛在线 > 正文

四朗欧珠:“忘不了睡羊圈的苦日子”

来源:未知 作者: 时间:2019-04-11

四朗欧珠:“忘不了睡羊圈的苦日子”

四朗欧珠,生于1939年2月,现年80岁,昌都市左贡县田妥镇德列比村人。他8岁时,给国巴家族放羊,14岁时被过继给舅舅当养子,一家3口都是国巴家族的差巴,过着食不果腹、衣不蔽体的生活。西藏民主改革后,四朗欧珠获得了人身自由,分到了生产资料,生活越来越好。四朗欧珠有5个儿子、5个女儿,均生活在德列比村,幸福美满。

chenzd9480_s.jpg

图为四朗欧珠在二女儿玉吉家与木工聊家乡的变化。 记者 万慧 摄

蜿蜒的318国道像一条巨龙从左贡县田妥镇德列比村穿过,这个群山掩映的村落在蓝天白云映衬下,静默无声地展示着它的神秘和富足。

初见四朗欧珠,他头系红色英雄结,身穿黑白相间的藏袍,显得格外精神。阳春三月,阳光和煦,记者跟随四朗欧珠从318国道的一侧走到另一侧,也就是从他四儿子丁增尼玛家走到二女儿玉吉家。

叮叮咣咣,还没走近,四朗欧珠就听到从玉吉家里传来的声音。他抿嘴笑着,一瘸一拐地走着,爬上楼梯,抬眼便望见二楼阳光棚里,村里的木工在仔细地忙活着。

“玉吉呢?”四朗欧珠问道。

“她去牧场了。”木工答。

四朗欧珠便径直走进客厅内,端来牦牛肉,倒上酥油茶,拉着记者闲聊起来。

“看看我这条腿,现在走路都不是很方便,这就是万恶的旧社会留下的罪证。”四朗欧珠指着他的右腿愤愤地说道。

旧西藏的苦,四朗欧珠这辈子也忘不了。

“我8岁时就给农奴主家放羊,每天天一亮就出发,把四五十头牛羊赶到十公里外的卡隆山上。有一年冬天,雪下得特别大,漫山都是厚厚的积雪,我把牛羊往山上赶的时候,一个枯枝扎进了我的鞋子里,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,染的白雪上一片红……”回忆起过往,四朗欧珠有些哽咽。

寒冷的天气,高耸的雪山,成群的牛羊,无助的少年,这些场景成为四朗欧珠童年记忆中难以抹去的画面。

“那时候,不被冻死饿死已经算是万幸了,这些小伤又算得了什么呢。”四朗欧珠无奈地对记者说。

在旧西藏,牲畜尚且能吃饱住暖,而广大农奴却过着食不果腹、衣不蔽体的悲惨生活。四朗欧珠回忆说:“当时我和20多个农奴挤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帐篷里,没有铺盖,漫漫长夜寒冷难耐,有时我就偷偷跑到羊群里取暖,现在还忘不了睡在羊圈的那段日子。”

“国巴家族承诺一年给我两只羊作报酬,可一年过去了什么都没给我,还经常打骂我。”四朗欧珠话语中满是无奈。

四朗欧珠14岁时,便被过继给舅舅巴嘎曲加当养子,不用再给农奴主放羊了,却依然摆脱不了悲惨的命运。

“那时候,我们没有吃的,就得给农奴主家种地,我们一家要种农奴主家几十亩地。”四朗欧珠说着,眼中满是泪水。

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推翻了黑暗、残酷的封建农奴制,四朗欧珠家分到了土地、牛羊。

“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分到土地时,我们一家人相拥而泣的场景,我阿爸当时就跪下了,一直磕头说‘感谢解放军,解放军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’。”四朗欧珠激动地说着,阳光洒在他饱经沧桑的脸上。

“阿爸!”一声亲切的呼唤打破了此时的气氛。丁增尼玛走了进来,他刚从牧场回来,脸上满是喜悦。

“您不是说想坐我的新车出去兜兜风吗?今天下午咱们去镇上转一圈,我带您好好逛逛,顺便给洛桑买个新书包。”丁增尼玛乐呵呵地对四朗欧珠说。

此时,四朗欧珠对记者说:“现在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,生病了有医保,住房有补贴,孩子上学又免费,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。党的恩情说不完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。”随后,他转身对丁增尼玛说:“改天再去镇上转转吧,今天下午我要去乡政府和村民们一起看全国两会的直播,在电视上我能看到总书记!”四朗欧珠说着,眼睛里满是对更加幸福生活的憧憬。